交流分享
体验分享 | 剑桥回国分享
发布时间:2020-11-13  作者: 来源:

剑桥行


l 关于课堂:

进入剑桥,就不得不说剑桥的课堂。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和大师交流、听大师授课,是我前往剑桥的首要目的,也是我此生最难忘的回忆。



在这里,我们听外籍华人讲述她的留英历史和剑桥学习,感叹她的天赋异禀和优秀家庭。


2A3C4


在这里,我们听来自波兰的美女老师跟我们讲英国文化和文化差异。想想不同文化的人们坐在一起,用自己国家的习惯介绍着自己,英国的绅士、美国的自信、中国的尊敬、印度的奔放,总让我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老师的语言也是真的生动有趣。


206C0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课都听得那么轻松。面对专业性很强的课,我们必须集中注意力,跟着老师的思维走。听着听着,你就会发现自己的耳朵越来越灵了,听力也来越好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涉及到一些在政治方面自己从未接触到的问题。比如“民粹主义”和“英国脱欧历史”的课程。这些课程,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丰富了我们的学识,增长了我们的见识,拓宽了我们的视野。


l 关于同伴

除了剑桥的课堂,最让我怀念的还是我们一起完成结课展示的小组。为了选一个最好的话题,我们努力用英语和外教交流我们的想法。从太阳刚刚落山聊到星星眨眼;为了选一个最好的角度阐释问题,我们思来想去,互相讨论,开启了一次次头脑风暴;为了让自己的表现更有感染力,我们在宾馆一楼的大厅里反复练习。最好的剑桥之旅,应该献给最努力最自信的我们!

23EA6

还记得,为了采访到剑桥的学生,和他们在自己的学院前拍照留念,我们被无数次拒绝却又无数次鼓起勇气,奋勇向前!照片里虽然没有我的影子,但是我骄傲,自己是个很棒的摄影师!

44C05


后记杂感

阳伞咖啡座,灰墙巴洛克,去英国之前我是这样理解这个国家的。懒散带点小资。

当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来到了中世纪的欧洲。这不是小资而是古朴,所有的砖泥瓦缝都透着历史氤氲的陈旧。

剑桥镇上,所有的居民屋都低低矮矮,不超过两层。屋顶还装着天线和烟囱。屋前是条小路,窄到很难两个人并肩。走在小路上往马路上看去,除了偶尔开过的大型公共巴士之外就是一些带着头盔,骑着自行车疾驰而去和拿着面包喝着热饮悠悠走着的小市民了。私家车?很少看到。电瓶车?几乎没有。除了一些必须要使用的电器设备,所有的一切与工业革命那个时候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就连汽车的尾气都是一股刺鼻的机油味。

也许你会说,剑桥镇毕竟是一个小镇,与中国的一个小村庄差不多。那么伦敦呢?伦敦的街道总该是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的吧!伦敦的设计应该是顶级的摩登和追求潮流的吧!果然,伦敦没有让人失望,它繁华而喧嚣,它坐拥白金汉宫,丘吉尔雕像,大本钟和唐宁街十号,它有可以四车并行的大马路,不断闪烁的红绿灯和难以计数的十字路口。不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前来观光的游客。可是,就当我以为英国人终于被时代挽救的时候,它的地铁一下子又把它打回原形。伦敦的地铁闷热而狭小,没有网络,没有信号。坐在里面你会感觉整个人被幽闭起来,压抑是很正常的感觉。英国人在这些幽闭的小车箱里坐着的时候,往往都会拿出一本书来读。朋友看到这个景象,嘲笑道:“都说英国人比中国人喜欢看书,我看是因为没有网玩不了手机吧!”我那时是深以为然的。没有网其实还可以接受,可是这坐一次地铁的价格就真的有点太过高昂了。都说物以稀为贵,难道在英国这样一个发达国家,地铁竟然是什么稀有物吗?

抱怨、不满、失落就在那一刻全部涌上心头,我将古板的高帽狠狠地扣在了英国的头上。

直到当晚,我在伦敦抱着一点尝试的心情去看了英国的歌剧《歌剧魅影》。这场歌剧让我一个因为倒时差平时晚上七点就睡觉的人一直看到十点还如此激动。那晚我和所有的观众一起站来为歌剧献上10分钟的掌声,我知道不止我一个人泪目了。暂且不说演员们的歌唱的是多么具有张力,舞台的设计是多么高级,灯光的切变是多么和谐,就单说这所有的道具和布景,它们与我10年前在电视看过的这个歌剧别无二致,连道具的成色都一模一样。

突然就有一种多年前丢失的东西重新获得的感动,如果仅仅是一个物件也就罢了,可是那时一份记忆啊!“当你被所有人都忘记的时候,这才是你真正的死亡。”英国作为发达国家还能在时代的洪波中一直保存本土最为传统的东西,那不是古板守旧,那是对历史的珍视和崇敬。古者常常又是智者,先人常常又是启蒙者。从《养鸭人》、《月夜》、《每一个故乡都在消逝》到校歌的消失、新年的无味以及父辈口中那一声声“月饼失了当年的香”,我发现中国已经在不断追求现代的脚步里落下了病根。

很多东西是不能被忘记的,譬如文化,譬如艺术,譬如一段美好的记忆。英国和中国一样,都是有着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国。当英国人还兴致勃勃前去歌剧院看歌剧的时候,中国的京剧与之相比已经很小众了。守旧当然是不行的,但是改变必须是有节制的,用现代的技术赋予历史的东西以美感是可行的。我想,英国就是这样有原则地改变自己的。英国居民喜欢原生态的居住环境,那就让房屋低小些,路狭窄些;英国为了保持地铁看书的习惯就宁愿不更新地铁;英国觉得歌剧最传统的好看那就一切按照10年甚至100年前的来办。但是伦敦要面向世界,那就把伦敦改造的更摩登;歌剧需要更高的灯光要求、更真实的舞台效果,那就用点技术来锦上添花;学生要学习前沿知识,教室就用最豪华的授课设备。该换就换,应留就留,恰到好处,让人佩服。

有的时候我们总是说现代的技术在破坏曾经的美好,其实不是,现代技术应该和古老相得益彰甚至修补完善曾经的美好。一把刀除了能插入心脏还能医病救人。

离开英国的那一天,我在大英博物馆呆了一个上午。我又一次见证了英国在用现代最好的技术保护着最古老的文物。是,我恨过,而且现在依然不会原谅英国人在我国、在别国掠夺文物的暴行。但是我不得不感谢他们的善待,至少他们没有像项羽在占领阿房宫时“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他们对文物的尊重总算为他们挽回了一些尊严。

回去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故乡的月亮、儿时的月饼和守在电视机前看着老歌剧的自己······


(文案/图片 | 弘毅数学 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