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分享
体验分享 | 剑桥大学学期交流总结报告
发布时间:2020-11-13  作者: 来源:

  我于2019年秋季学期赴剑桥大学交流学习,现在将相关情况总结汇报如下,供老师和同学们参考。

剑桥大学是学院制大学,这也是““牛剑体系”的一大特色。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之下,有学院(College)和科系(Faculty/Department)两个体系,只有后者与学科专业相关。剑桥共有31个学院,每个学院均高度自治,有自己的庭院建筑、院士(Fellow)和学生,也有独立的招生权。相对应,大学(University)则直接下辖各个科系(即我们熟知的以学科专业划分的“院系”)。弘毅学堂的同学们对这一体系可能更容易理解——学院与学科无关,每个学院均包含各个学院科的学生,而每个科系的学生则来自各个学院;与之类似,科系的教师均是各个学院的院士,而每位院士也都在某一科系任教。

在这一体系之下,剑桥大学形成了独特的历史文化。每个学院均有自己的庭院建筑,其中最重要的是图书馆、餐厅(Hall,同时也作为礼堂)、礼拜堂(Chapel)、主草坪(Lawn)、学生宿舍、花园等。剑桥的每个学院和科系都有自己的图书馆,并与大学主图书馆(University Library)联网构成“剑桥大学图书馆”系统,剑桥总计140个图书馆,多数均面向免体学生开放,这样的图书资源数量是相当可观的。各学院的建筑均为庭院式(剑桥称Court,牛津称Quad),学院的各个建筑合围成大大小小数个庭院,庭院中心为草坪,只有本院院长有权在上行走,学生必须绕过;靠后的庭院中心则多为花园,供学生休息散步。

同时,每个学院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并有一批杰出的校友。如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校友包括牛顿、培根、拜伦、丁尼生、罗素、维特根斯坦、哈马努金等,还包括34名诺贝尔奖得主,占剑桥全校约1/3,尤其以卡文迪许实验室最为突出。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的校友包括凯恩斯、图灵等,也包括我国著名诗人徐志摩——由艾伦•麦克法兰教授倡议的徐志摩纪念石就矗立在国王学院后园剑河桥边。我们交流的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是剑桥第三古老的学院,成立于1347年,学院最古老的建筑“老图书馆”(Old Library)亦建于此时,知名校友则包括William Pitt Jr.(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就任时年仅24岁)、Thomas Gray(桂冠诗人,剑桥大学第一任钦定历史学教授)、Christopher Smart等。彭布罗克学院学业成绩在剑桥各学院中也相当突出,在学业排行榜上居于第二位,仅次于三一学院。如前所述,学院拥有独立的招生权,本科生则完全由学院招生——对于本科申请,不存在一个可以申请的“剑桥大学”,而是必须向某个学院递交申请(研究生则直接向大学下辖的各个科系递交)。就本项目而言,由于也属于本科申请,所以同样是向彭布罗克学院递交申请。

“牛剑体系”的另一特点是“辅导体系”(supervision system)。对于本科生,每门课程都将被指派一名导师(supervisor)。课程的授课包括两部分:一是我们常见的大班授课(lecture),全程都是教师的讲授;二是辅导(supervision),学生需在supervision前向导师提交一篇2000词的论文,经导师批改后,进行一小时的单独辅导,期间可以任意提问和讨论。剑桥的这一体制无疑来自中世纪的私人教师制度,但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已经成为其教育系统和培养模式中最值得称道的部分。剑桥大学师生比约为1:4,每名学生每门课程均会有一名导师,supervision前的论文确保了学生对课程内容的充分阅读和自学,在supervision则相当于对学生的“一对一VIP服务”,导师会解答一切相关问题,这就是学习成为一个高度个人化、主体化的过程。剑桥大学深以辅导体系为傲,并在校规中明确说明,supervision才是课程的核心,一般的授课(lecture)只起辅助作用,学生“只有在觉着必要时”才需要参加lecture,但supervision则不允许缺席。在supervision体系之下,课业量也较一般课程为多。每门课共有8supervision,每次supervision前均需提交论文,由于剑桥学制每门课持续一年(则每学期每门课只有3supervision),本项目相应进行了调整,改为每门课每周一次,则常常每周需要完成两篇2000词论文,以及阅读大量文献,这样的课业量是存在一定压力的。

学业之外,剑桥有着非常丰富的课外活动,全校共有上千个社团——射箭,马球,跳伞,托尔金,中世纪文学——几乎任何兴趣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团体。学生社团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剑桥辩论社Cambridge Union Society(应当说明的是,剑桥辩论社只在会员多数是剑桥学生的意义上称为学生社团,辩论社实际具有独立法人地位,并不从属于剑桥大学,财力更是惊人)。剑桥辩论社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辩论社团,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崇高地位,影响力遍及全球。以我所在的学期为例,举办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比尔盖茨年度演讲,主题正是当下最为人关注的全球健康与公共卫生问题;英国政府不信任案两党辩论,在鲍里斯•约翰逊强行关闭议会后举办,邀请四位两党议员前来辩论,在全英和国际范围引发关注;反恐战争辩论,邀请美国前国土安全部长、反恐大区指挥官、联邦法官等辩论反恐对社会稳定及安全的影响;其他嘉宾还包括下议院议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澳大利亚前总理、智利前总统、以及数十名部长、议员等政要。这些活动带来的不仅是对社会问题更深刻的理解,更是视野的开拓,正如辩论社的宗旨所述:to create the chance for our students to meet, and more importantly, to challenge the people who shaped our world

学无止境,剑桥一学期的交流虽短,却让我亲身体验到了顶尖学府的庄严与魅力。正如品达所说,May you walk on high for the time that is yours,这段经历也将成为我学习生涯中宝贵的财富。


(文案/图片 | 2017级弘毅国学 王力尧天)